1月12日,塞在車上的道歉字條已經皺皺巴巴,黃麗看到時仍覺得內心充滿溫暖。 讀者供圖
  編者按 
  一邊是從未謀面的路人,一邊是拉不下麵子的朋友,與“車”這個物件發生的化學反應卻大相徑庭——
  黃麗的車被颳了,卻意外收到陌生人的道歉字條;陳先生的兩臺車借給朋友,卻一臺受損嚴重,一臺嚴重交通違法,朋友早不見蹤影。    
  人性的善與惡,在普通小事中彰顯無疑;溫暖與寒心,與熟悉和陌生沒有關係。
  A面·刮車故事
  本報1月13日訊  車子停在路邊被刮花,肇事車主留下字條,主動承擔責任。這樣的“誠信帝”居然讓自己給碰見了?黃麗(化名)不願相信,一度懷疑對方是“騙子”。
  看見道歉字條

  還以為是騙子
  黃麗(化名)是岳麓區西城龍庭的業主,由於未續交停車費,最近一直將車停在小區門外的車道上。
  1月12日中午時分,她駕車出門,剛開了20米,突然發現雨刮器上卡了一張紙條,黃麗趕緊停車查看。皺巴巴的紙條上面,幾行字清晰可見:對不起,車子刮擦,已報保險,請聯繫155********,楊先生。
  繞到車尾一看,果然,車尾保險杠右側被撞了一個湯碗大小的“疤”。“我有幾天沒有開車出門,要不是這張紙條,我還不曉得車被颳了。”
  黃麗駕齡4年了,大大小小的刮擦碰撞也發生過不下十次,但沒有一次不是跟對方司機“鬥智鬥勇”,甚至“指鼻對罵”才獲得賠償,“有幾次就在小區被颳了,對方不是不承認,就是逃之夭夭。”
  這次將車停在沒人管的馬路上被撞了,竟然還收到了對方的道歉字條,黃麗激動了好一陣。平復下心緒,她按照字條上的電話撥打過去。“這位楊先生竟然關機了。”
  就在這時,小區一位鄰居經過黃麗車旁,看到這一幕,很關心地說了一句:“恐怕是騙子吧?”
  黃麗便不敢再打電話,“興許真是遇到騙子了。”
  數次回頭查看

  字條是否安在
  後來,黃麗再次攤開這張被揉得皺巴巴的字條,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撥打了楊先生的電話。這回電話通了。
  “對不起,是我颳了您的車,已經報了保險,我的全責都歸我賠,你送修後把發票給我就行。”楊先生在電話那頭說得很爽快,這讓黃麗有些自責,“看來這次我真的遇上敢擔當的好司機了。”
  今天,記者聯繫上楊先生。他說,撞車是上周三的事兒了,“我倒車時方向盤打大了一點,一下就撞上了。車主不在,我就留下字條。因為我住得不遠,對方聯繫我,我賠償也方便。”
  離開現場後,楊先生一直沒有接到被撞車主的電話,“早幾天天氣不好,我擔心字條被風吹走,回去看了幾次,字條都在,我就放心了,心想可能是車主近幾天沒用車。”
  對此,黃麗深信不疑,“後來小區的鄰居告訴我,字條本來是被塞在駕駛室的門把處,我發現的時候是在雨刮器上,應該是楊先生來查看的時候換了個地方。”
  黃麗說想通過媒體表揚楊先生,可楊先生一直強調“這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他認為,“這是一個人做人最低的道德標準,做錯了事就要站出來承擔責任嘛。”  
  (市民鄭先生提供線索,獎勵30元)
  ■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王為薇 實習生 張嘉詩
  提醒

  找不到肇事者,別謊報單車事故
  在這個故事中,如果那張道歉字條不見了,在找不著楊先生的情況下,黃麗該如何報保險呢?
  人保財險長沙分公司疑案調查科科長胡躍宇說,很多車主自以為購買了車損險不計免賠險,單車事故車損由保險公司全額賠付,在找不到肇事者的情況下,他們往往故意將雙車事故謊報成單車事故,以此向自己的保險公司索取全額賠償。“這種做法看上去省事又不虧錢,實際上卻害了自己。”
  胡躍宇說,車主報案後,保險公司查勘員會仔細地比對痕跡。如果查勘員和核賠員確認車主編造了事故原因或誇大了損失程度,保險公司不會承擔虛假部分的賠款責任。
  更嚴重的是,報案不實還會影響次年的保費金額,而且謊報、瞞報申請賠償金額達到一定數量還會被公安機關認定為保險欺詐,要承擔相關法律責任。“正確的做法是實事求是報為雙車事故,保險公司還能承擔70%的賠償。”
  回放

  那些年 那些“誠信帝”
  ● 2013年7月19日,11歲的劉一凡騎自行車在長沙市開福區凱樂國際小區3棟拐彎處時撞上一輛停著的私家車,母子二人來到事發現場,等待車主。等了兩小時後,劉一凡寫下道歉信離開。20日9時,“60後”車主盧伯伯給劉一凡發來長長的鼓勵信息。
  ● 2010年7月23日,15歲的唐祥武送快餐時在雨花區曙光路長沙卷煙廠附近撞到了別人的車,沒有一個人看見,也沒有攝像頭,他卻在車上留下一張“請罪條”,主動要求賠償。網友們送給他“湖南最年輕誠信帝”的稱號。
創作者介紹

Pushing

fc10fcdc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