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能「甘於平凡」,要「追求不凡」人不能「甘於平凡」,要「追求不凡」-不敢冒險,就不可能有收穫!剛雙眼失明的他,每天強迫自己,坐在公園裡,一天至少要與一個陌生人接觸----強迫自己走出低潮,也走出溫室、面對人群,開口說話。因為,「問問題,是不用花錢的。」 有一天,我收到一位老先生的來信,信上說,他是以前綠島監獄的典獄長,現在已經退休、離開綠島了。先前,他花蓮民宿的友人拿了一本我寫的書給他看,其中一篇,就是我所寫,在我念藝專二年級時,一個人前往綠島監獄採訪,也住在監獄裡的回憶故事……當我看著這封信的內容時,我的手微微顫抖著。天哪,二十年了,那真是一段年少輕狂、也是令人欣喜若狂的往事啊! 民國六十九年的大年初一,是寒假期間,十九歲的我,一個人背起行囊,從台北搭乘火車到台東,東問西問,才輾轉找到台東機場,然後坐上酒店兼職九人座的小飛機,前往目的地——綠島監獄。我並非「被關」,也不是去「探監訪友」。說實在的,我誰都不認識,我只是想——我不能讓我的寒假平淡地過去呀!於是,我訂了計畫,希望能進入「綠島監獄」一探究竟!因為,綠島監獄給人的印象,是一個「惡魔島」,也是充滿神祕與恐懼、關著「政治犯」與「重刑犯」的火燒島。  我這個人,一旦訂了計畫,就勇往直前,說做就做!可是,酒店兼職當時我只是念藝專二年級的學生,沒有認識法務部的任何人,連綠島監獄在哪裡、長什麼樣,也搞不清楚;甚至,到了綠島、下了飛機、我孤零零的一個人,也不知道往哪裡走?然而,我鼓起勇氣、為自己打氣——「我一定要完成我的計畫!我向父母要了錢,獨自搭小飛機到綠島來,我就絕不能半途而廢,更不能空手而回!」於是,我到路邊的基督教會,向牧師借了一輛腳踏車,也問清楚方向,術後面膜就踩著車子,朝「綠島監獄」前進! 十多分鐘後,到了,「崇德新村」就是綠島監獄。我矮小的個子,站在銅牆鐵壁的監獄大門外很久,不知怎麼辦?等一下要怎麼說呢?要找誰呢?探監,是要先登記的,可是我要「探誰」呢?我站在監獄大門外,心怦怦跳地踱步著……好吧,我就說「探典獄長」吧!於是,我壯起膽子,用顫抖的手指,按了鐵門的電鈴,並向探頭的警衛說明來意—逕自求見「典濾桶獄長」。警衛與典獄長通了電話之後,哇,太棒了,是好消息,典獄長願意接見我這個突兀、冒眛、不請自來的毛頭小子!警衛打開鐵門,帶我走向典獄長辦公室。在我想像中,典獄長應該是高頭大馬、滿臉橫肉的模樣;沒想到,一見到典獄長,他竟是中等身材、和藹可親的長者,而且,是「一絲不掛的光頭」,顯得神采奕奕、容光煥發。「哈,大年初一每個人都回家過年,怎麼你一個人跑到監吳哥窟獄裡來?」面對我這個不速之客,魯典獄長有點訝異;可是,我是有心的,也是誠懇的,只希望勇敢地為自己「創造機會、打開眼界」!所以,魯典獄長被我這小伙子的行動所感動,也答應我的要求,親自帶我走過戒備森嚴的鐵門,一一參觀監獄裡的設施。「典獄長好!」您知道嗎,一路上,所有的警衛和受刑人,都恭敬、大聲地向典獄長問好,而走在一旁的我,真有「狐假虎威」的感覺。在大烤肉禮堂中,看到受刑人們正在觀賞春節的電視節目,可是,魯典獄長說,在除夕夜裡,也有些受刑人吃不下飯,望著豐富的菜餚而潸然落淚;因為,誰無父母、誰無妻女,一個壞事做絕的大男人,在綠島監獄裡孤獨地過年,也有思鄉、思親的悲愁和激動啊!當晚,我住在監獄招待所裡,但,整個綠島,沒有「小夜曲」的旋律,只有一片黑暗籠罩,靜得令人害怕!夜半時分,我睡不著覺,就站在二樓燒烤窗口,看著監獄內層層的鐵門,似乎也看見在那幽暗的牢房裡,有許多悔恨、悲痛和感傷…… 二十年過去了,突然間,接到魯典獄長的來信,真是令我感到驚訝和興奮,而我的思緒,也回到年輕時,受到典獄長和教誨師等人竭誠款待的畫面;這些溫馨的接待,讓我這可能流浪綠島的小子,竟在監獄裡飽嘗「賓至如歸」的滋味。人生,不能甘於「平凡」,而必須努力突破、追求「不凡」!有一大學土地買賣生告訴我:「老師,我一整個寒假都待在家裡,不知道要做什麼?」可是,怎麼不知道為自己訂計畫、做些有意義的事,讓生命留下美好的回憶呢? 生命,是要用膽識努力去揮灑的!我們都要有「強烈的企圖心、積極向上的動力」,才能將生命揮灑得更豐盛、更多彩啊!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西裝外套YAHOO!

創作者介紹

Pushing

fc10fcdc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