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不想讓孩子做家事?在許多家庭裡,對於子女,父母有著兩種類別的家事責任:子女單憑直覺就知道得牢記並合作的真正家事要求,以及「家事姿態」:這些是只在表面上看來具有可信度的家長警句。這種家事姿態,是以一種有板有眼的宣言「從現在起……」開始,並以「清楚了嗎?」做結束。子女總是煞有介事地點頭表示同意,而父母也三令五申,天真地期待往後都會有整理好的床、整齊的房間和好好用過牙租房子線的牙齒,而全然不需要央求或提醒。這些分內工作為何沒被實行呢?部分是因為,你我的孩子都擁有偵測矛盾程度的高感度。他們知道我們何時是認真而有心得到貫徹,以及何時不過是隨口說說的。然而,我們為何模稜兩可呢?難道我們不希望他們有責任感且樂於幫忙,而不需要時時耳提面命嗎?這可說不定。我們對家務的兩可態度之根源是多樣且深刻的。這種混雜的情緒,部分是來自單純的時間壓力。我曾經在一所售屋網學校演講,那裡的家長告訴我(只是稍稍誇張了點),子女每晚的功課之多,使得他們一放學回家就得馬上開始。媽媽們把孩子的晚餐盛在盤子上,好讓他們可以邊做作業邊吃飯。孩子們會一直做到深夜。入睡之前,媽媽們會讓孩子泡到澡缸裡,為他們套上睡衣,催他們趕緊睡覺,才能養足隔天上學的精神。家長一早得叫醒沒睡飽的小孩,並幫他們著裝。這些小學者才沒有時間做日常的家務呢。即使沒有這種繁重的功課好房網,我們多半還是匆忙得很,以為:若讓我們自己來承擔家事的責任,相較於讓孩子用他們的方式來處理,事情會完成得比較快,因而少一些紊亂和麻煩。家事上欠缺貫徹,還有其他偏向心理方面的因素。我們會擔心,由於我們在外頭工作或忙於種種活動,為子女們會做得太少。我們有意表明自己的親情和關愛,就藉著為他們善後,以及不要求他們做沒心情去做的事情來為他們開路。我們當中有些人甚至還同情自己的孩子房屋買賣,這有不少箇中緣由:他們生活在擁擠、被施壓、污染了的世界中;父母離了婚;父母應該離婚但沒離的,而被家中緊張關係所折磨;小妹潔絲敏的身高落在百分之第七十,而可憐的帕克則落在百分之最後第十。說來奇怪,有效率的為人父母方式卻可能導致父母的分離焦慮症。如果我們真的期待並要求孩子負起責任,就可能不需要再央求他們。然而,要是我們受婚姻中的寂寞感或是破碎世界中的不安全感所折磨,就可能濾桶下意識尋求央求和提醒所帶來的參與和與子女的親密聯繫。而且,保有不愛負責的子女還有其他暗地裡的好處——假若我們一直讓他們依賴我們,就不必面對自己終將過世的事實。我們將始終都是無助的某人的媽咪或爹地。克服自己的矛盾態度 我在前面提過,「教孩子學會游泳」是父母基本的責任。之所以要求游泳,是因為,為人父母的目標乃是養育子女到離開我們。主張孩子忙得無法在家事上浪費時間的父母,或許需賣屋要預想:日後媽媽不在身邊洗每一件襯衫、為每一片焙果塗奶油時,小孩要如何生活呢。我遇過許多兒童,他們具有許多高級的科技技能,卻缺乏普通、實際的生存技能,而且不只是我擁有這項觀察。某位美術老師告訴我,當她在為一些二年級生上紙雕課時所發生的事情:小朋友得把大瓶子裡的水倒到碗裡頭。當中沒有人自願來倒水。「大家知道怎麼倒水嗎?以前做過沒?」我問道。結果卻是沒有人做過!真是新潮啊。買房子他們不會倒水,但我敢打賭,他們早在幼稚園時期,就知道怎麼在電腦中下載軟體了。我也敢打賭,有些兒童在托兒所時已經學過怎麼倒水卻缺乏練習,因為他們不再有機會做這件事,在家裡都是別人幫他們倒好的。我看過許多家長在抱怨子女太嬌弱、懶散、被過度安排或太過呆笨,而無法幹活和幫忙。可是當我們穿透表面,就會發現,導致這個問題的人並不是子女,而是父母。他們認為,與其花時間教孩子熟練家事,帛琉不如自己來比較容易。誠然,有許多連小小孩都能做的事情,並不會真的幫你省下任何時間。不過,要是你從子女未來獨立的角度來看待的話,就可能有助於你放慢腳步,並鼓勵他們最初的努力。為出外工作感到內疚、或是疼惜子女而避免分撥家事勞務的父母,並沒有帶給孩子什麼好處。這反倒等於是用子女未來的成就來收買他們眼前的好意。在真實世界中,重複性的工作和冗長的文書作業,就跟獎勵和讚賞一樣地多,烤肉為子女摒擋掉這些,就是削弱他們的能力。舉個例子,像是你相當熟悉的工作:為人父母。當中所需處理的工作範圍相當之廣,有愉快的,例如睡前親吻光滑細嫩的額頭和雙頰,或是為第一場豎笛表演鼓掌叫好;也有較不愉快的,像是為了吐奶接連換了兩三次床單,或是在漫長的一天之後還得用閃示卡來演練乘法表。所有這些事情,都是我們為人父母的重要部分,正如照管自己和幫忙家裡乃是子女身為家中團隊一分子的酒店工作重要部分那樣。
創作者介紹

Pushing

fc10fcdc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